經濟越差,保險套越好賣?

上世紀20年代和60年代的美國,經濟繁盛,股市上揚,婦女也普遍選擇短裙。而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經濟危機時,女性則往往選擇長裙。換言之,女性裙子越短,著裝越性感,經濟狀況越好。這就是著名的 “裙邊理論”,即女人的裙子長度和社會經濟情況成反比。


這個理論如今未必合時,因為女性穿短裙可不管經濟好不好,倒是另一條理論相當符合:經濟越不好,某行業的狀況就越好。這個行業就是套套產業。


2008年金融危機時,韓國經濟無比慘淡,可是當年韓國便利店渠道的保險套銷量大漲24%,當年8月至11月,韓國保險套銷量分別增長19.3%、17.5%、16.9%和23.7%。而且,因為經濟下滑,原材料環節貶值,制造成本下降,保險套的利潤可能還會更高。


為什么經濟越差,保險套越好賣?


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失業人口增多,人們在家時間增多,在家閑著沒事,性愛機會自然增多,就跟以前沒電燈,人們天一黑就忙著造人一個道理。但愛愛歸愛愛,防范措施必須做好,畢竟失業了,一旦造人成功,高昂的生育和養育費用誰來承擔?即使是有工作的人,因為生育而一段時間無法工作,也會直接減少收入。即使是沒有結婚的群體,在婚前性行為時也會根據經濟環境考量安全性,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就算原先有結婚和生育計劃,往往也會推遲。


相反,在經濟景氣,大家工作更忙,工作的勁頭更足,在家時間相應減少,性愛機會也會減少。而且,經濟一景氣,消費行業更旺,大家業余節目一多,回家做愛的頻率也會降低。


當然,在市場經濟還不是特別充分的地方,套套的銷量受政策影響也挺大。比如2015年底,中國宣布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國際奶粉生產商的股價隨之上揚,國內二胎概念股也紛紛漲停,可日本頭號保險套生產商岡本的股價則立馬大跌。


套套在中國


第一個記錄西方保險套的中國人叫張德彝,他著有一本名為《航海述奇》的日記,提及“腎衣”(即保險套):“聞英、法國有售腎衣者,不知何物所造。據云,宿妓時將是物冠于龍陽之首,以免染疾。牝牡相合,不容一間,雖云卻病,總不如赤身之為快也。”在他看來,保險套雖然分隔牝牡,避免染病,但終究隔著一層,總不盡興。


1949年后,保險套在中國一直被視為重要的衛生用品予以控制,因此市場規模一直很小。直到2002年,政府減少限制,保險套產業飛速發展。1995年,中國保險套年產量只有10億,2015年已超過150億。


保險套的市場化不但擴大了國內市場,進口保險套市場也得以迅速擴張。2005年,國家不再限制保險套產品的經營主體,保險套銷售終端得到了拓展,如今,在超市、藥店、街頭商店、加油站、報亭、理發店,自動售賣機等都可以買到保險套。中國已成為全球保險套第一大市場。


套套的生意經


目前,全球保險套市場被幾家公司壟斷,大家最熟悉的當屬英國的杜蕾斯,此外還有美國的特洛伊人、日本的岡本、澳大利亞的杰士邦等。


2012年,全球一年賣出228億個保險套。調研機構預計2018年全球保險套市場規模將達54億美元。


與其他許多保險套品牌一樣,杜蕾斯也脫胎于橡膠公司,其生產商倫敦橡膠公司(LRC)歷史悠久,成立于1915年。世界上第一個潤滑保險套、第一個非橡膠保險套都出自杜蕾斯。


不過在美國市場上,杜蕾斯絕非老大,本土品牌特洛伊人才是。特洛伊人即Trojan,成立于1916年,在美國占據了高達70%的市場份額,杜蕾斯僅占15%。


提個問題:上世紀60年代,全球保險套人均消耗數量最多的國家是哪個?居然是日本!日本制造在保險套產業上也精益求精,簡直就是超薄代名詞,岡本的厚度僅僅是其他品牌的一半。岡本于1934創立,其創始人岡本已之助被視為“日本套套教父”,是日本歷史上首位成功研制乳膠保險套的人。1969年,岡本研制出厚度為0.03mm的套套,1980年研制出厚度為0.02mm的套套,2002年更是研制出薄至0.01mm的套套。


當然,如今所有保險套品牌最重視的市場都是中國市場。除了中國人口眾多的因素之外,中國的保險套市場還有政府采購和零售市場這兩大渠道,前者在全面二孩政策前,每年采購量超過十億個。


在零售市場方面,中國的保險套市場容納了300多家國內外保險套廠商,其中,杜蕾斯和杰士邦分別占30%、25%左右的市場份額。


因為中國市場依然不允許保險套在大眾媒體上投放廣告,所以保險套的營銷集中于社交網絡,卻也就此造就了擁有神一般營銷能力的杜蕾斯團隊。


2014年,中國保險套年消耗量為71億只,2016年為96億,以15%的年增長速度計算,2017年肯定突破100億,穩居世界第一。2014年,當中國保險套年消耗量還在71億只的時候,有一個分省統計數據,排名第一的江蘇年消耗量高達12.2億只,占全國的近1/6,廣東也高達9.7億只,上海達4.7億只,可見保險套的使用數量跟經濟的發達程度還是有關的。


體育大賽促銷量?錯!


每逢世界體育大賽,保險套都會出現一個采購高峰。2016年里約奧運會,巴西政府折騰得亂七八糟,運動員房間里連臺電視都無法保證,可是卻沒忘了準備45萬個保險套。


但你以為保險套廠商很喜歡體育大賽?那就錯了!奧運會是因為參賽國眾多,運動員和后勤人員眾多,才有如此之大的采購量。至于其他賽事,即使是世界杯足球賽,也不會有太大的采購量。但與此同時,體育大賽還會帶來保險套零售市場的低迷,這個缺口可是官方采購無法彌補的。


當然,奧運會這種觀賞性其實并不高的體育大賽,對保險套零售市場影響不大,世界杯足球賽可就不同了。據說,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是男人的節日,電視不能缺,啤酒不能缺,但女朋友可以不在場。淘寶數據顯示,2014年世界杯開幕當日,保險套的搜索和成交指數直接降到月度谷底,當天購買保險套的人數比前一日減少了20%。某情趣商城APP的數據庫顯示,2014年世界杯首周,保險套類產品購買量下降15%。


有意思的是,保險套銷量受公共事件影響極大。有時看起來不相關的公共事件,卻可以影響銷售數據,如2015年,優衣庫試衣間不雅視頻流出,當日的保險套銷量居然暴漲,難道是大家看了不雅視頻就性趣大增?與此同時,當月的驗孕棒銷量居然也達到了年度最高峰。


保險套改變人類


保險套曾經歷過風風雨雨,如今已成為人類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曾入選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100項發明,在我看來,即使把100這個數字變成10,保險套也足以入選。且不說健康層面上的意義,它的出現使得人類將生殖與性愛快樂可以分離開來,有人認為這使得人類墮入縱欲深淵,可是,追求性愛快樂難道不是人類的本能嗎?更重要的是,它使得人類可以從容的籌劃自己的生育乃至生活,在極大程度上解放了女性,使得女性不再是單純的生育機器,得以步入社會,極大推動了人類文明進程,改寫了人類歷史。


保險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