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避孕套銷量的,遠遠不止你的情欲



520(5月20號)過了,熱銷的除了玫瑰花,還有避孕套。據《2015年中國性愛消費報告》,與愛情概念相關的節日對台灣人的性愛行為驅動力更為顯著,避孕套等性愛用品在這些日子的銷量有極大增加。除了情人節,520和七夕也是避孕套銷量的強心劑。那么,除了節日,還有什么因素會影響避孕套的銷量呢?


生育是件國家大事


在台灣,避孕套的購買主體除了個人,還有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衛生疾控部門。2009年,光大陸避孕套年生產能力超過70億只,其中20%左右由這兩個部門購買后免費發放。


保險套


2002年以前,台灣政府一直將避孕套作為重要的衛生用品加以控制,從而導致避孕套市場規模比較小。02年以后,隨著政府減少了限制,避孕套產業迎來了飛速的發展。1995年,避孕套的產量只有10億,而到15年末,產量已經超過了150億。除了滿足國內需求,還出口到巴西、西班牙、俄羅斯等國。


避孕套的市場化改革不僅給生產企業創造了機遇,也給各種進口避孕套帶來了新的銷量。從2005年開始,食藥監局不再限制避孕套產品的經營主體,避孕套銷售終端因此得到了拓展,有綜合超市、藥店、街頭商店、加油站、報亭、理發店,自動售賣機等等。


政策會給避孕套銷量帶來正面的影響,也會有負面的影響。


15年底,十八屆五中全會宣布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之后,便引發了全球連鎖反應。美國彭博社稱,消息公布后,世界最大的嬰兒配方奶粉生產商之一法國達能的股價上漲了3%,達到當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平。而日本避孕套生產商岡本的股價卻應聲而跌,跌幅為10%。


注:二胎政策正式公布后,岡本股價一路走跌



台灣的股票市場也出現了類似震動,政策一出,9只涉及二胎概念的母嬰藥類、嬰幼兒奶粉類、紙尿褲原料類等相關個股都出現了漲停現象,而以生產避孕套為主業的人福醫藥卻成為“例外”,躺槍下挫,最大跌幅逾2%。雖然跌的只是股價,但也反應了證券市場對二胎政策后避孕套銷量的預判。


此外,“掃黃”也會影響到避孕套的銷量。10年,一輪強勢的“掃黃風暴”開始,之后向全台灣其他地區迅速傳導,刮向其他大中城市,查獲有償陪侍等涉黃人員數千人。隨著這場強勢風暴的席卷,安全套廠家的銷售,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影響。有統計數據顯示,自5月份以來,杰士邦、雙一、杜蕾斯等三大品牌安全套在全台大中城市的平均銷量較歷史同期下降了近20個百分點。


14年,掃黃開展的如火如荼時,一家主營成人用品、內衣和避孕套批發的商城,銷售額下降了約20%。負責人表示:“本地客戶占營業總額的大約70%,我們恐怕需要增加在廣東省以外的銷售了。”


經濟不好?來做愛吧!


08年中旬,當經濟危機全球蔓延時,韓國國內避孕套的銷售額卻迅速增長。據韓國《朝鮮日報》報道,便利店GS25表示,從8月至11月16日,全國3300多家賣場的避孕套銷售額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9.3%。而GS25今年前7個月的避孕套銷售額同比僅增長5.2%。


便利店7-Eleven的情況也是如此。從8月至11月中旬,7-Eleven的避孕套銷售額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5%,這也遠高于今年前7個月的避孕套銷售額增加率6.4%。就避孕套銷售額增加的原因,業界認為,8月份以后經濟蕭條全面出現是最大原因。據分析,經濟出現蕭條后,推遲生育計劃的夫婦增加,因此避孕套使用量也同步增加。


台北市婦幼保健院的陳湘華醫生對此做出了進一步的補充:


在經濟旺盛時期,戀人相聚的機會變少,夫妻在一起做愛的頻率下降。這自然造成對避孕藥、避孕套的需求疲軟。經濟危機后,一些戀人之間相處時間變多了,而又擔心這時懷孕,避孕藥具的需求量自然將增大。


避孕套社會化營銷套路深


雖然性觀念和性教育在我台已經得到一定的普及和發展,但無保護性行為依然廣泛存在。11年,國際計劃生育基金會和英國拜耳調查公司聯手進行了一項關于年輕人與新性伙伴無避孕措施性行為的概率調查,結果顯示,不使用任何安全性保護措施的性活躍年輕人的數量顯著增加,其中中國以58%的概率位列第二。14年哈佛大學商學院副教授 Misiek Piskorski也曾撰文稱,在中國,避孕套的使用率只有10%。


在這樣的背景下,避孕套廠商為了爭的一席之地,只能豁出老命搞營銷。但是,傳統的營銷途徑對避孕套品牌卻并不友好。首先是電視廣告費過于昂貴, Misiek Piskorski指出,在北京,黃金時段一個30秒的廣告費用可能是在紐約同等時段廣告費的四倍。事實上,相同的價格條件下,在上海能讓其5分之一的人口看到的一個廣告,可以在印度讓印度全部人口的五分之一都能看到這個廣告。其次,消費者對該產品的特殊心理情結和我國目前的社會文化氛圍,也決定了避孕套產品無法像其他商品一樣在傳統的大眾媒體上做廣告宣傳。


在這種情況下,諸多品牌只能訴諸于互聯網和社會化營銷。利潔時為了給旗下避孕套品牌杜蕾斯提升市場份額,祭出了社交媒體、數字意見領袖和電子商務分銷三板大斧。許多人甚至在不知道杜蕾斯是什么的情況下,便已先聞其名。最終結果是銷售額增加了3倍,市場份額也增加了15%。


杜蕾斯保險套


大型賽事的影響


大型賽事對避孕套的影響是一體兩面的。


一方面,每逢重大賽事,主辦方都會牽頭購置一大批避孕套,安撫運動熱血氛圍中的荷爾蒙。2004年雅典奧運會期間,希臘政府共免費提供了13萬只安全套。南非世界杯期間,南非政府則免費向市民和來自世界各地的球迷派發了數量更多的安全套,僅雙一乳膠廠提供給南非世界杯的安全套數量就有5000萬只。


保險套


里約奧運會期間更是創紀錄的為運動員提供了45萬個安全套,外加17.5萬份小袋潤滑劑,甚至連奧運村新聞中心的洗手間里都放有安全套,這和里約窮酸的基礎設施簡直形成了鮮明對比。


避孕套


另一方面,世界杯這樣的賽事也讓很多男性難以把心思放在女友身上。14年世界杯期間,某情趣商城的數據庫顯示,世界杯僅開始不到一周,安全套類產品購買量下降了約15%,從日常的約11000件跌到了8000件左右。網購平台數據也顯示,6月13日世界杯開賽第一天,避孕套的搜索和成交指數直接降到了近一個月的谷底,當天購買避孕套的人數比12日減少了近20%。


有年輕人的地方,就有銷量


杰士邦公司的一位負責人表示:“流動人口,年輕人,學生,這三部分是避孕套主要消耗群體。”杰士邦長沙分公司的銷售主管指出,盤點整個長沙城區,除了寒暑假外,高校眾多的岳麓區,避孕套銷售數量首屈一指,每月能賣掉35萬只左右。從時間來看,一周當中,周末的銷量會達到井噴,“尤其是周五,學校附近賣得很快”。


台灣作為首批13個計劃生育藥具自助服務發放機項目試點城市,1000台計生藥具自助服務發放機被安放在學校、醫院、社區、辦事處等公共場合,其中的重點,就是大學校園。


此外,還有一些突發事件也可能對避孕套銷量產生影響。根據《2015年中國性愛消費報告》,7月15日,優衣庫試衣間不雅視頻被傳到了網上。當日,避孕套的銷量達到了一個小高峰,日環比增長150%。當月,25至34歲人群驗孕棒的銷量抵達2015年的最高峰。


購買和使用避孕套雖然是件很私密的事,但是在這件“私事”背后,卻隱藏著許多“公共”層面的因素,外面的世界也在時刻決定著房中事。




避孕套 安全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