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有位“套套先生”,如今杜蕾斯那套全是他玩剩下的

說起台灣最會變著花樣打廣告的套套,你很難不扯到杜蕾斯。


然而,即使老金和他的團隊再才華橫溢,在老爺子米猜·威拉瓦亞(Mechai Viravaidya)面前,他們大概也得心服口服叫一句祖師爺。

145783010948003700.gif

今年75歲的米猜是泰國有名的“套套先生”。


盯著這張溫文儒雅的臉看,你很難想到,在他的手里,套套竟然變成了可口可樂,變成了孩子們最喜歡的游戲、餐廳里的菜肴、佛祖的寵兒、交警的制服,甚至是申請貸款和參加選美比賽的必要條件……簡直玩出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比如說,你還記得杜蕾斯的鞋套嗎?

145782965820636900_a580xH.jpeg

其實早好幾個年頭,米猜就已經想到拿套套這么用了:


但米猜真正牛逼的地方在于,你以為他是講黃段子的,但他的“黃段子”真不簡單,講啊講,挽救了泰國770萬人的生命,甚至挽救了泰國的經濟。


故事要從1970年代開始講起。


米猜原本是個勤勤懇懇的公務員,在澳洲的求學生涯結束后,他帶著商科學位回國,想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幫助改變泰國那副窮酸相。


做了幾回調研,跑了幾次基層,米猜發現,要解決泰國貧窮的問題,人口過多首先就是第一座要翻越的大山——要知道,當時的泰國平均每個家庭有7個孩子,人口增長率高達3.3%。

145783025960722600_a580xH.jpg

3.3%是個什么概念?在中國落實計劃生育政策之前,超過3%的人口增長率只在1963年出現過。那時是三年自然災害結束過后,國民經濟好轉,出生率增加,死亡率減少,自然是一次挺猛的嬰兒潮。但在泰國,這個3%簡直就是一條隨隨便便就能超越的線。


了解情況后的米猜憂心忡忡。他心想,如果嗷嗷待哺的嘴比種出來的米還要多,這個國家的經濟怎么可能有騰飛的時候呢?


當時的泰國政府并不重視這個問題。于是在1974年,米猜決定辭掉他的鐵飯碗,成立非營利組織Population and Community Development Association(泰國人口與社區發展聯合會,簡稱PDA),第一件事就要教婦女避孕。


避孕藥和安全套理應是米猜最得力的助手,但在那個年代的泰國,人們羞于談性,所有的節育用品只躲在醫院、藥房里等有心人來咨詢使用,效果自然很不理想。


米猜的第一個想法是:我要將套套變成隨手可得的可口可樂。

145783059430826700_a580xH.jpg

帶著志同道合的志愿者,和成批的避孕藥、安全套,米猜穿街過巷給大小商販做培訓、談合作。在他的努力下,偏遠的農村里唯一唯二的雜貨店里,老板娘帶著專業的避孕知識賣起了套套:


湄公河上吆喝著做小生意的漁船里,同樣也在出售套套,明明白白就放在生猛的螃蟹和新鮮的香蕉旁邊:


連村里每頭賣力耕地的牛,都在傳達“常避孕、少生娃”這樣的信息:


至此,泰國已經沒有哪個角落買不到套套了。


但對米猜來說,這只是計劃的第一步。讓套套變得觸手可及很重要,但更重要是改變人們對它的看法。


打個比方說,明明樓下雜貨店就能買到可樂,但如果你一直以為這瓶黑色飲料會讓人發胖、患糖尿病甚至腐蝕內臟,你根本就不會有買它嘗一嘗的沖動。


于是,米猜的第二個想法是:我要給套套“洗白”。


可口可樂用“快樂”來包裝營銷自己,而米猜選擇了借用宗教和幽默的力量。


在泰國,超過90%的人口是佛教徒,佛教在當地有著巨大影響力。想到了這一點的米猜翻遍了經書,終于找到一句“生育帶來苦難”。

145783090840418700_a580xH.jpg

帶著這個突破口,他找到了泰國的得道高僧,讓高僧在眾多媒體面前為避孕藥和安全套灑圣水開光,意為保佑家庭的圣潔;在各種偏僻的村落,他也如法炮制。


虔誠信佛的老百姓的確也吃這一套,他們恍然大悟:“噢,怪不得我們用套套的時候沒覺得有副作用,原來是佛祖保佑啊。”


單靠佛祖的力量可能有些單薄,米猜也非常明白,這種問題還得從娃娃抓起。于是,他也帶著套套闖進了學校。


5年里,他為32萬教師做了生理知識培訓。每次培訓一結束,這些下一代的布道者就在吹套套問答比賽玩得不亦樂乎:

1457830932804700_a580xH.jpeg

除了知識,米猜還為孩子們準備了節育版大富翁游戲,避孕與否決定著游戲的勝負:媽媽今天吃避孕藥了,前進三格;叔叔昨晚用避孕套了,前進五格;叔叔今晚喝醉了沒用避孕套,退回起點重來……


當然,孩子們也有自己的吹套套接力賽:


寓教于樂的效果相當成功,據說當時甚至有孩子會每天提醒父母做好避孕措施,“媽媽,我不需要再多的弟弟妹妹了”。


甚至,套套還成了女孩子們最好的朋友:


這場“洗白行動”成功到什么地步?在一些地方,避孕甚至成了一種“政治正確”。


PDA在1975年對農村推出了小額貸款政策,由村民自治管理。而在當時,參與籌劃工作的村民竟然一致贊成,只有做足避孕措施、沒懷孕的女性,才有申請貸款的資格。


多虧了米猜的努力,雙管齊下不過10年時間,泰國的人口增長率大幅下降,不足2%;避孕教育得到普及,人口增長放緩,離經濟騰飛的那天似乎不遠了。


但1984年在泰國發現的第一宗艾滋病案例,很快打碎了米猜的美夢。

145783606210852200_a580xH.jpg

由于性旅游業發達,泰國成了亞洲最早的艾滋病受害國之一;在第一宗病例發現后,泰國的艾滋病患者急劇增加。


加之公眾缺乏正確認識,也不了解避孕套在性接觸中能起保護作用,當時艾滋病在泰國的勢頭可以說是橫沖直撞。


米猜很快意識到問題有多嚴峻,他沒有將希望寄予政府,而是靠人脈找到泰國軍隊,借了300多個電臺來宣傳艾滋病教育。


眼見第二輪“洗白行動”即將開始,幸運的是,這次米猜有了政府作盟軍。


1991年,時任泰國總理的阿南?班雅拉春將用于艾滋病防治運動的預算增加了5倍(到1993年,這個數字甚至增加到20倍),并邀請米猜加入其中。不僅限于軍方電臺,防治艾滋病的信息很快就播遍了全國488家電臺和6個電視臺。

14578344233185200_a580xH.jpg

投身這場“艾滋病戰爭”的米猜一秒也沒有停歇,官員、媒體記者、大中小學學生,甚至是公司上下的艾滋病知識教育現場,都有他的身影。


泰國政府迅速意識到,國內97%的艾滋病毒感染都跟性工作者的性傳播有關。為此,他們推出了“No glove,  no love”(無套套,不做愛)運動,強制要求性工作者使用安全套。


政府唱黑臉的同時,米猜沒有忘記他一直堅信的幽默。他常常親自到風月場所,給性工作者和她們的客人發套套。


那時候的米猜已經50歲了。有時他會以父親般關懷的腔調叮囑性工作者“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


有時又會給前來買春的嫖客遞上一個套套,笑著說,放心,這是國際尺寸:

145783620132136900_a580xH.jpg

發套套當然不僅在紅燈區。米猜又像當年一樣走在了大街小巷,不過這次是為艾滋病;


而且這次,他的同伴隊伍更為浩蕩……


你打死都想不到,出租車司機會在下車的時候給你遞個套套,說,“您慢走,請注意安全”:


平日在路上巡邏負責城市治安的警察,現在口袋里都是套套,見人就派:


同樣帶著笑容“送溫暖”的還有加油站、收費站等等的各種工作人員。


整座城市,一時間好像擠滿了以“安全性愛”和”套套”為關鍵詞的問候和對話。

145783187534240500_a580xH.jpg

除了發套套,米猜還搞起了“套套之夜”、“套套小姐選美大賽”這樣的活動。


幾十個年輕貌美的選手在現場比拼吹套套能力,評委同時會考驗她們對艾滋病防治的知識了解。


而如果翻看老照片,你還會發現一位穿著打扮太像超人的男士常常出現在比賽現場。


這是當時艾滋病防治運動的代言人“套套隊長”(Captain Condom)。據說他是個哈佛大學畢業的MBA,因為顏值高而人氣爆棚,為艾滋病活動的宣傳吸引了不少眼球。

145783202528082400_a580xH.jpg

當然,這也是米猜出的鬼主意。


有偶像有活動還不夠,米猜還用心設計了一些套套相關的周邊,T恤、鑰匙扣什么都有。有些規規矩矩寫著”安全性愛“,有些則走心地玩起了調侃。


比如說,當別國都在研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時候,“我們找到了大規模保護性武器”:


美國人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而我們只信套套(In rubber we trust):


讓醫生遠離我的秘訣不是一日一蘋果,而是一日一套套:


這么的多花樣里,套套餐廳絕對是米猜的代表作。


1986年,米猜在曼谷開了第一家套套餐廳。餐廳的名字叫“大白菜與安全套”(Cabbages & Condoms,所有收入用于PDA的運營)。


他希望借此讓人們知道安全性愛的重要性,以及,買安全套就跟買大白菜一樣簡單,用安全套也跟吃大白菜一樣平常。


只愿你被套套溫柔以待。


米猜在人口控制和艾滋病防治方面付出的努力,當然是有回報的。

145783425161322000_a580xH.jpeg

到2000年,泰國平均每個家庭只有1.5個小孩,人口增長率降到0.5%;從1991年到2003年,泰國性工作者對避孕套的使用從10%增加到90%以上,泰國的艾滋病患者減少了90%。


算一算,再換句話說,跟政府聯手的米猜,12年間挽救了770萬人的生命。


這場“大戰”喚醒了當時同樣受艾滋病困擾的其他亞洲國家,比如柬埔寨、老撾、緬甸、菲律賓和越南,他們都紛紛開展了類似的防治運動。中國也是其中之一。


那些日子過后,“米猜”成了泰文里安全套的代名詞,很多他給泰國帶來的“好習慣”甚至延續到了現在;而“套套先生”和他的幽默自然也傳遍了世界各地。


由于米猜在人口控制方面的貢獻,聯合國在1981年、1997年兩次為他頒發獎項;


1999年,米猜被任命為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大使,任期10年;


2006年,米猜獲《時代周刊》雜志評為“亞洲英雄”。


2007年,PDA被授予“比爾蓋茨和梅琳達基金會”大獎,得到100萬美元資金支持。


2010年,米猜登上了TED的講臺,妙語連珠笑到臺下觀眾直夸機智。


他說,“不要老想著黃段子,那樣你會發現套套其實是很有趣的……幽默或許是最好的方法,因為如果你能得到他們的心,他們就會愿意去記住……”


“而最重要的是,要讓這件事情不再嚴肅尷尬。”


但這些成就并不代表跟艾滋病的戰役可以暫告一段落。2010年,泰國艾滋患病率有所飆升,對此米猜說,“最重要是堅持宣傳。你看可口可樂就從來沒有停止打廣告,我們也不能松懈。”


至于初心,米猜是一點都沒有遺忘過——從最一開始,他的目標就是消除貧窮。在人口控制小有成就之后,米猜的確實實在在地將更多精力用來幫助窮人,教他們技能,幫助他們白手起家,做些小本生意。


那個40多年前還名不見經傳的“泰國人口與社區發展聯合會”(PDA),到現在持續發光發熱,已經是泰國最大的非營利組織了。


雖然已經75歲了,但老爺子還沒想過退休的事。偶爾走在路上被曼谷市民認出來,他們還會伸手問米猜要個套套;而他也總能從口袋里掏出套套來。


說上一句“Safe Sex”再遞給你,老人家興奮得好像剛剛又完成了一次保衛地球的任務。


杜蕾斯 保險套 避孕套 安全套 衛生套